日博哪个是真的 陆压出生在一片混沌之中,天地未分,三界未定,他有意识的时候,旁边只有一个沉睡的巨人,便是盘古,又不知过了多久,鸿钧出世,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族类,不过陆压并不在乎,他只是觉得这一片混沌实在是太闷了。

  正当陆压跃跃欲试想把天地分开之时,盘古醒了,他显然对一片混沌的情况感到很不满,于是抄起一把巨斧凌空一劈,天地轰然分开,盘古以身支撑天地,直至天地再也无法合拢。

  陆压对此没什么反应,只是觉得如果要他牺牲自身以分天地,他宁可待在一片混沌里。

  鸿钧自创九转玄功,专心修炼,陆压则海纳百川什么都练,也不管适不适合自己,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鬼的,于是陆压就“见鬼”了。

  那次修炼出了岔子,不仅法力尽失还变作了三岁幼童的模样,把陆压道君气得够呛不说,还被一个魔族发现了,那魔族自然是想吃了这孩子补一补,要不是离娄恰巧路过,这位令人谈之色变的陆压道君就变成人家的盘中餐了。

  用陆压的话来说,想他陆压纵横三界,却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救了,一个两百多岁的小丫头片子。

  其实也不算离娄救的他,那魔族修为已有千年,离娄不过两百岁,如何是他的对手,只是东华帝君察觉到魔气赶了过来,帮离娄打败了那个魔族,不过陆压却把此事完全归功于离娄,当然,这是后话。

  东华帝君没见过陆压幼童时的样子,更准确地说他生来就是成年的样子,所以东华并未认出陆压,离娄自然也认不得,她只当这是谁家不要的孩子,实在可怜。

  陆压只是法力全失,并不是不会说话不会跑,只是当离娄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柔声问他知不知道爹娘在哪里的时候,陆压只是摇了摇头,便由着离娄把他抱走了。

  之前听见东华叫离娄的名字,陆压便已经知道她是伏羲女娲的女儿了,心里想着,伏羲女娲虽然讨厌,但生的女儿还不错,他没有法力又是幼童身形,若是遇到什么精怪肯定难逃一死,有离娄陪着,起码活命是没有问题。

  最开始的时候陆压只觉得离娄是个傻呵呵的丫头片子,成日里只知道傻笑,也不知道哪有那么多开心的事,只是连陆压自己也没有发觉,看着离娄的笑脸,他的脸上也是带着笑的。

  陆压不告诉离娄他的名字,离娄便叫他“小宝”,把陆压气得哭笑不得,死活不答应,可时间久了,离娄一叫小宝,陆压就没好气地问:“怎么了?”

  法力这东西失去容易,要想恢复可有点困难,更何况是陆压那么雄厚的法力,他被叫了一年的“小宝”,法力还是没有恢复,可他却毫不在意,他现在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离娄又不和伏羲女娲住在一起,实在是悠哉得很。

  不过离娄倒是发现了陆压的不对劲,这孩子怎么不长个呢?难道自己给他吃错东西了?可是除了个子这孩子一切正常啊,脾气时好时坏应该不是问题吧,小孩子总是会这样的吧。

  离娄还为此特地问过女娲,那时候女娲还没造人,离娄天生神胎,倒比其他孩子长大得更快,离娄这么一问女娲也不明所以,只说可能那孩子天生如此,毕竟三界内叫不上名的种族太多了,谁知道那孩子是个什么。

  于是离娄回去就问陆压,“小宝啊,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一年了也不长个子,你不会只能长这么大吧?”

  陆压气呼呼地说:“我可以长很高很高!”

  “那就好,”离娄拍了拍陆压的头,“我还以为我喂你吃错了东西,那你自己玩一会儿,我去练功了。”

  上古时没人盖房子,都是找个山洞随便住,或者住在树杈上,毕竟都是想不睡就可以几百年不睡的,所以只要有个地方够歇脚就行了,离娄因为带着陆压这个小孩儿,特意找了个比较宽敞的山洞,她坐在一边打坐,陆压就自己去外面玩了。

  陆压坐在外面,童稚的脸上一片阴森,离娄方才的话让他惊醒,他已经失去法力一年多了,而除了最初的一个月,他竟丝毫没有想找回法力的想法,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他正在习惯当一个孩子,这太危险了。

  必须尽快恢复法力,陆压眼里充满精光,依靠别人生活不是他该做的事。

  陆压盘膝打坐,试着催动法力,只是总觉得自己的经脉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有好几处不通的地方,三个时辰过去了,他才勉强恢复了一点点法力,陆压正在疑惑是哪里出了问题,突然察觉到有人接近,他倏地抬起头,只见一只体型硕大的黑豹正一步步靠近他。

  于是,这位已经不知道几万还是几十万岁的陆压道君扯开嗓子喊道:“离娄救我!”

  话音刚落,那黑豹就冲他扑了过来,与此同时离娄也冲了出来把陆压抱到一边,那黑豹一见到离娄就变得格外乖巧,离娄把陆压放到地上,摸了摸他的头,“小黑只是想跟你玩而已,它很乖的。”

  陆压嘴角抽了抽,小黑?这么大一只你叫他小黑?你还真是会起名字,幸好当初你没叫我大宝。

  只见离娄席地而坐,那黑豹就趴到离娄身边,那颗大脑袋就枕在离娄的腿上,后者轻轻地给他顺毛,“小黑,你怎么来啦?他是小宝,以后不要吓他。”

  黑豹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看样子非常享受,却在下一刻突然站了起来,他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只见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冷冷地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

  野兽的感觉都是敏锐的,它不明白这小孩怎么突然间气势这么足,但还是连忙离开了这里,离娄不明所以,转过头看见陆压身上泛着淡淡的银光,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蹲下问他:“哎呀小宝,你有法力啦?”

  陆压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察觉到自己的法力恢复了一成,不禁想道,看来自己想要恢复法力需要这样的契机,离娄却已经把他抱了过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小宝真是厉害,居然能修炼出法力了,不会是被小黑吓的吧?那我以后再找它来吓吓你。”

  陆压倒是没听清离娄说什么,羞得满脸通红,想跑开又发现自己被离娄抱着,只能把脸埋进她怀里,结果又碰到了离娄胸前的柔软,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使出吃奶的劲把离娄推开,撒腿就跑。

  离娄一脸茫然,这孩子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