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哪个是真的 巫寒刚来那会儿,大王女红玉还是很顽劣的。日子过得分外逍遥快活,渐有嚣张之势。想来也是,根本没人管得住她。毕竟父王宠爱、母后心疼,自己的妹妹又乖巧可爱,不跟自己争宠,时常跟在身后,甜甜的“阿姐,阿姐。”

  红玉喜欢她这样叫,这还是她教的呢。王宫外头平凡的族人家里就是这么唤的。

  阿爹,阿娘,阿姐……幼时,小红玉歪着头,学给巫王和王后听,把几个刚进宫还冷着脸的小巫觋生生给逗乐了。

  妹妹大了些,她就这样让她唤她。小豆丁,不许改口!乖巧的璃月眨巴眼睛,点点头,“嗯嗯,阿姐阿姐。”

  红玉眉眼弯弯,伸手摸摸她的头。心想,巫阁里的那几个小神棍就会骗人。

  璃月没出世时,他们就一个个阴兮兮地跟红玉说定不能让这个王女出世!一般父母都疼小的,父王母后有了妹妹就不要她了。还说小孩子最会争宠了。他们几个一起都卜过挂了,大凶!

  唬得当时的红玉瞪大眼睛,半晌一声不吭。璃月出生当日,小红玉大哭了一场,哭得晕了过去,醒来后直嚷嚷:“快把母后的小宝宝拿去喂狼!快把小宝宝拿去喂狼!”

  后来一段时期看到粉嘟嘟的小肉团,都像是长了毛的。任王后怎么说好话,红玉都不听,只把小手深深缩在袖子里,不肯抱她。

  直到她大了些,出宫见到寻常人家的姊妹亲热地拉着小手,心下羡慕得很。她虽有巫莲巫梦他们几个巫觋,却都是不能牵手的。偷偷拉了拉小豆丁手,见这小讨厌却是笑嘻嘻的。红玉立马就喜欢了起来。她也有妹妹哎,不用羡慕别人。

  别人有的她都会有,别人没有的,她也有。神官们奉承她说大王女是月亮女神最钟爱的女儿,红玉觉得他们说得一点儿也没错!

  当然了,她定会要问问小神棍们,小宝宝到底会不会跟她争宠啊。

  小巫觋们见木已成舟,二王女的存在已成为事实,也就一个个的反过来责怪道:“还不因为你太凶,太皮!我们怕你失宠。”

  “失宠那是不可能的,连小宝宝都宠我!”

  小神棍们深不以为然,“这小宝宝心机深重地很,她定是想谋权篡位。你还是机灵点儿吧,圣王女只有一个。”

  若说当时还有点怕怕的,但是现在小豆丁也长得有椅背那么高了,还是那样乖乖的。她喜欢自己,自己也疼她。就算是把圣王女让给她,红玉也是乐意的。她可不愿意嫁给那帮小神棍,一个个的都有毛病,没有一个是满意的。

  可是妹妹嫁给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她也都不放心。虽然深以为那些神棍们没有自己机灵,可这几个都是老谋深算,这些年她没少吃苦。若是璃月这样单纯听话的落他们手里,定是……

  红玉想起巫莲跟她吵架时的气势,又看看自家宝宝柔软的眉眼,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当王女这种苦差事,还是交给她这个厉害的姐姐吧。她的宝宝只负责做一个可爱美丽的小王女就好了。

  “阿姐,月儿刚刚路上看到来了个新的巫觋呢。”说着璃月伸出小手,居然剥了一小把瓜子仁。

  红玉忙不迭接过来:“我刚见着了。”

  巫梦跟前的春官半个时辰前就贼兮兮跑过来跟她通风报信了,还说什么来个了不得的巫觋,往后主子跟她见面的机会就要更少了。她还以为来了个怎样惊艳的人儿呢,结果一看那人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比父王更加可怕,真真是令她失望。

  “璃月瞧着他巫灵挺厉害的样子。”璃月歪头回想。

  红玉端起凉茶喝了一口:“我刚蹲楼墙上瞧了,这新来的挺无趣,跟巫清一个德行。不!还更冷。不合本殿下心意。”说完颇为无奈地托着下巴。这世上有趣的人真是太少了,要是当年那个巫玺还在的话就好了。

  她出去,总是有姑娘惊呼“是巫玺来了!”想来,只有那个离家出走的巫玺才应是她的知己。可是这样的人儿真的太难得了。不由得叹息一声,高山流水知音少啊!

  “我知道,阿姐你喜欢巫梦那样的。”璃月调皮地眨巴一下眼睛。

  红玉转头看着那张可爱得像花儿一般的小脸蛋,装模作样嗔怪着:“怎么能说喜欢这个词呢,多丢人。”说完,捏了捏璃月俏丽的小鼻头。

  她只是觉得巫梦挺有趣,总是顺着她的心意,所以跟他亲热些而已。不像别的巫觋,要不就是跟她吵,要不就是莫名奇妙生气,有的甚至还会跟母后打小报告。最后一个最不能忍了!

  “希望这个新来的不要找我麻烦就好。哎,璃月你帮我去刺探刺探,看这个新来的听不听话。”

  璃月点点头:“好的,阿姐。我就偷偷躲在神幔后面,谁也不知道。”

  “嗯嗯,快去,快去!”

  把璃月给打发走了,红玉乐颠颠回到内室,拖出床底下的行头。新巫师太令人失望了,得要好好弥补自己,出去好好玩一趟才好哟!

  换了一身红色男装,轻手轻脚地走出玉华宫,偷偷瞧了瞧门口。

  “殿下!”又是一声猝不及防。

  红玉抚摸胸口,瞪眼瞧着翠衣侍女:“哎,云烟你怎么回事,怎么总是这样吓我!”

  “殿下心里要是没鬼,怎么总是被我吓到?”云烟拦过来,横在眼前。

  “哼!”这死丫头就会贫嘴,“都多少回了,母后来你就帮我挡一挡。回来给你带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