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府里,疏桐这会儿也听包娘子提到汀兰书斋。

  “汀兰书斋百年大庆,举办春日宴,给咱们公主府下帖子了!”包娘子眼神雀跃。

  疏桐觉得名字有些耳熟,想想笑道,“以前在望月村时,包娘子就曾经说过这汀兰书斋如何如何的好,倒可以去见识见识,定的是哪天?”

  包娘子笑道:“二月初一!”

  疏桐掰着手指盘算一下,差不多有一个多月,“这么早就提前把帖子下好了?”

  包娘子笑道,“不算早了,咱们这帖子应该是头一批,接下来还会有第二批,第三批,想参加春日宴的人太多了!”

  疏桐诧异,包娘子就给她讲了汀兰书斋的来历。

  这汀兰书斋是前朝一位大家创立的,她年轻时是有名的才女。

  偏偏时运不济,快成亲了未婚夫不幸故去,那才女立誓不嫁,用她的嫁妆成立了这座汀兰书斋教导京城贵女,一代代下来,汀兰书斋出了不少有名望的大家!

  疏桐暗暗点头,原来是古代的女教育家!

  歪头想想,“都一百年了,有不少毕业生吧!”

  包娘子笑道:“那是自然,不说旁的,就看这京城各家的主妇大部分都是汀兰书斋毕业的!”

  疏桐点头,“这么厉害,这书斋还是看人下碟子,只招收有钱人家的女子?”

  包娘子笑了,“那倒不是,这书斋先生,助教以及各种仆役下人就好几百人,分甲乙丙丁各种班,有那贫寒人家的女子,只要通过考试一样能收!”

  疏桐发现包娘子提到汀兰书斋,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

  笑问道,“包娘子如数家珍,莫非你也在那里读过书?”

  包娘子笑容一致,低头纠结了一下,再抬头脸上一片凝重。

  “回主子,其奴婢的确在那里读过几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