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十四时州寒和牧马人赶到现场,广场上已经挤满了西且弥国的百姓。人们自动分出一条小路,任由两名七剑冒险者登上广场边的高台。

  “你来说还是我说?”牧马人客气一句,见十四州寒毫无表情,这才走到台前:“西且弥国的百姓们!我们七剑佣兵团,日前在玛河以西约十里的地方建起了一座自己的城堡。哪里不属于西且弥国,也不属于单桓国。要说谁是那片土地的主人,大概只有哈萨克大汗阔阔台依了。但是大汗的军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他只是派出税官征收少量牧民的赋税而已——他从未对那片土地付出什么!可能,他会在未来派人来攻打我们。可是我想不明白,我们在不属于西且弥国的土地上建城,和你们的汗王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派出骑兵攻打我们?”

  那是阔阔台依的命令。但是七剑佣兵团不认,西且弥国的人拿这个命令来说理,也就失去了依据。

  “我们想和平的生活,但不代表我们愿意被人欺凌和入侵!看看单桓国、前后车师国还有黑熊部落,他们为什么不发兵执行阔阔台依的命令?对了,不单是你们西且弥国,还有西边的卡勒马克人,也派出了一支五百人的军队来攻打我们。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支军队现在只剩下三十多人,已经开始撤回乌苏。和西且弥国一样,这三十人,是我们专门留下,让他们回去报信的!谁还想来攻打我们七剑佣兵团的小石城,你敢来,我便战!谁管你是酋长汗王还是金帐汗王!你们战败了,这个责任,我不知道现场有没有人愿意承担,或者,让你们的汗王出来承担——我们七剑佣兵团,要西且弥国承担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

  一个颤巍巍的老者在人群中喊道:“可是你们打赢了……有损失的是我们啊……”

  “我们有损失。我们损失两件可以召唤黑龙为我们出战的法宝!价值几何,你们可以找人打听!我再说一遍,是你们去攻打我们……现在打输了,如果没有合理的赔偿,我们来攻打你们就是必然!哼,两户邻居打架,也没有只许我打你,不许你还手的道理!”

  老者怒吼:“我们的士兵已经死了大半。可是我们还有自保的力量!”

  牧马人冷笑:“你想试试吗?可这由不得你,这得看你们汗王的意思。”

  一个骑兵打扮的NPC自王宫方向走来:“请问你们七剑打算索要多少赔偿?”

  谈判的方案有两条:一,西且弥国汗王需得自己掏钱赔偿小石城一万金币,以平等态度开放和小石城的各种贸易。二,西且弥国可以坚持听命于阔阔台依,和七剑为敌。赔偿小石城两万金币。两座城邦之间维持原样。“若是这两条你们都不答应,就等着我们七剑佣兵团来攻打你们吧!”

  傻子都能看出来小石城谈判的诚意。这种当众宣布谈判条款的做法,也由不得西且弥的汗王躲躲闪闪另想办法。

  不等骑兵回到王宫复命,王宫大门洞开,一个金盔金甲的长须大汉在十余人的护卫下走出王宫。

  广场之上跪倒一片迎接此人,正是西且弥国汗王弥渡。

  弥渡也不理会跪在地面迎接他的国人,直接走上高台,对七剑来人抚胸弯腰:“西且弥国国主弥渡愿意和小石城结成友好邻邦,并赔偿此次战斗给七剑佣兵团带来的损失!”

  弥渡一锤定音,盖因他心里清楚,七剑佣兵团完全有实力覆灭他的国家!所以他躲在王宫大门之后,听完七剑使者的谈判要求,就立刻开门露面,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他知道,七剑佣兵能召唤黑龙的法宝消耗了两件,为此赔偿一万金币的要价也并不算高!可惜的是,就算是自己拥有这样的法宝,也无法对这些等级超过五十五级的冒险者产生任何威胁。力不如人还要去攻打对方,这真是自己一生犯下的最大错误!

  弥渡和七剑佣兵团的谈判代表在台上交谈未毕,广场上的人群开始波动:有人赶着大群的牛羊走过。西且弥游牧立国,牛羊从王宫门前走过也是常见,今日却有些不同。那些驱赶牛羊的骑兵停下脚步,收拢羊群。十夫长跳下马来走上广场的高台:“前车师国十夫长叶斯穆哈携带前后车师国送给七剑佣兵团的牛羊路过此地。见过十四州寒、牧马人;见过西且弥国汗王弥渡!不知道两位佣兵在此可是来迎接我王送给七剑的礼物?”

  你来的太及时了!这是给七剑张脸啊!牧马人呵呵一笑:“我们七剑佣兵团,前日刚刚击败西且弥国攻打我小石城的五百骑兵。我们这是代表城主暮光子爵来索要战争赔偿的!十夫长不必理睬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看见突厥人一脸谄媚的对待冒险者,弥渡脸皮抽抽:我西且弥国和前后车师国也算有些交情,你们了解冒险者的实力,知道他们路过我国,为什么不提前通风报信?这是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