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道了怎么一回事之后,千军的前进速度明显加快,直接跑到了第二层的中央。依旧是那个天使浮雕的石门。

  “美丽的天使薇儿撒徳,我愿意回答你的问题。”

  没有等天使浮雕先开口,千军就自己选择了回答问题。

  “如果你的爱人和你的母亲同时沾染了地狱火,而你只有一瓶真情的眼泪,请问,你要救谁呢?”

  天使微微的笑,千军没有回答问题,不是因为问题发生了变化,而是,他想起了沈谦的一句话。

  “你不该变换问题的。”千军收起了平时嘻嘻哈哈的表情,板着一张脸,取出双盾。

  石门上的天使浮雕没听懂:“什么变换问题?”

  “沈谦说过。”千军举起盾,后退几步,做了个前冲的准备姿势。“每层的怪物可以做到刷新,谜题不可以!”

  开启森罗万象,突增的加速度配合上前冲的惯性,千军将狮心盾挂在手臂上,冲向了石门。

  和在第一层完全无效的攻击不同,这一次,石门直接碎成了碎片,千军看着石门后面多出来的甬道,抖了抖盾牌上的碎石块,走了进去。

  就在千军走进甬道的同时,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轰鸣。

  破晓也直接被这一声轰鸣声吵醒,从上面掉下来之后,破晓直接昏睡了过去,火蛇舞这种斗气技还不是他能随意使用的能力,他只是知道这个技能可以从内部破坏石头,杀伤力惊人,就是准备时间有点长,而且只能对下方使用。

  清醒过来的破晓跑到了石门处,也回答了问题,与千军不同的是,破晓的问题是正常的问题。

  破晓回答完问题后,又用同样的方法进入了第三层,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也不知道,如果他通过石门来进行传送,会不会让自己传送到又一个未知的地方。而且,在中央地带直接向下走,就不用再寻一回道,直接会出现在中央。

  破晓不是缺少方向感,他是完全没有方向感。不是路痴那种,路痴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只要有参照物,破晓可以分清路线。他只是在经过几次转弯之后,就会忘记自己前进的方向,也就是不分东南西北。在这种四周都一样的迷宫里,破晓能走到第一层的中央,80%是依靠他逆天的幸运,20%是依靠沈谦给出的路线图。沈谦在每一层走完都给他们画一张路线图,以备不时之需,这时就派上了用场。

  总而言之,破晓用这种方式来到了第三层,之后卡在石门前不知道该干什么。

  进去的话,会不会被传送到其他的位置?

  就在破晓还在迷惑的时候,又一声轰鸣声传来,这次破晓听的很清楚,是一种生物的怒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物,不过听声音小不了。

  再回过头来看沈谦,他在甬道里用奇奇怪怪的步伐走着,不沿着边,也不在中间,有时候走直线,有的时候还拐一个弯再拐回来。

  最重要的是,他闭着眼睛!

  闭上了双眼,关闭了能量感知,沈谦的眼中又变成了一片黑暗。

  不去想现在在哪,不去想第一层的构造,沈谦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一步一步。脚顶到前面有东西,换个方向继续,尽量按照同一个方向。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沈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现在他并不是真的在第一层,而是在某种幻境中。

  有可能自己本人根本都没有移动,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要追溯到三十分钟前。

  那时的沈谦刚刚从戒指里掏出火把,拿着火把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这时候沈谦发现一个事情,他是左手拿的火把。要是搁在平时,这根本不算个事,因为左手确实是沈谦的惯用手。

  左手拿着火把,沈谦没有再移动,而是用力的握紧了火把。

  没有感觉到痛。

  沈谦又将右手放在火把上灼烧,同样的,也没有感受到痛。

  我的左手,怎么可能能拿得起火把?沈谦不由的轻笑一声,劣质的幻术。

  以沈谦左手的伤势,别说是拿起火把,就算是触碰实物都会感受到疼痛。按理来说,这时候的沈谦是不应该再用左手去接触东西。可人都有习惯,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和做法会藏匿在人的身体里,当你没有强制的注意它时,它就会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出来幽你一默。

  沈谦这几天因为没有专心而疼的抽搐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昨天晚上拿筷子的时候,沈谦也是习惯性的用左手去拿,差点没有疼晕过去。沈谦对疼痛的忍耐力还是不错的,但这要分场合,像是胶着的战斗和专心的时候,虽然会因为你专注疼痛这件事而变得更痛,但你的大脑已经知道会有疼痛这个反应,自然承受力也会强一点。像这种突忽其来的疼痛,才最难忍受。

  就在沈谦走的这段时间里,沈谦听到了两声轰鸣,像是列车经过的风声,低沉厚重,有一种让人不舒服的韵调。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沈谦停下了脚步,从三十分钟前开始,沈谦也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关于这个藏秘地牢的事情。那他在想什么呢?

  “如果和如夏结婚的话,婚礼是在教堂举行还是在游戏里找片美景。要不两个都办?”

  就在这三十分钟里,沈谦已经从表白想到了求婚,而且还分出了婉约、狂野、文艺、小清醒等等各个版本,而且连这些版本所需要的道具和场景都找好了。从刚开始简单的单膝跪地到后来的满城花雨、霞光吞云,沈谦的脑海里已经乱成了一片。

  有些人的脑子确实转得快,而且和想的是不是正经事完全没有关系。这一点从沈谦和破晓在吃上面花的功夫就可以看出来。

  停下来思考的沈谦想了想,还是两个都办好,想着就向前走了一步,这一步走过去,直接撞在了一道墙上。沈谦没有睁眼,给自己甩了个治愈术,开始整理自己从刚才到现在的路线图,再和脑海中第一层的地图进行比对,因为第一层没有任何的参考,沈谦等人几乎是走遍了整个第一层,比对结束后,沈谦微笑着睁开了眼睛。

  “我就知道。”

  一道特别高的墙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沈谦的身前,四周看起来好像是第一层的迷宫,却像是一卷坏掉的录像带,不断的出现撕裂的黑影。沈谦笑着向前,走进了墙里……

  又是一声轰鸣声响起,破晓已经受够了纠结的等待,直接向着地面使用了第三次的火蛇舞。没有想象中的虚无,没有另一个世界,破晓只感受到眼前一片黑暗。我是怎么了?这是哪?

  “睁眼,转身跑!”

  沈谦的声音在破晓的耳边响起,破晓想都没想,按照沈谦的命令行事。

  睁开眼转身,破晓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甬道里,沈谦等人都在自己的后面。快步跑到沈谦等人的位置,又一声轰鸣从破晓的后面传来。回头望去,一条长相可憎的夜行神龙正躺在他刚才的位置。

  夜行神龙的身上布满了伤痕,眼睛也没有睁开,只有两道旧的伤痕横在上面。尾巴上重锤一样的尾缀懒散的摇动着,在地面上扬起一阵阵的尘土。

  “需要解释吗?”沈谦笑着看不知所措的破晓说。

  破晓转过头看沈谦,“简单点,我大脑当机了。”

  “好吧,简单来说,你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只是一个梦。”沈谦停了几秒,让破晓用他当机的大脑稍微的处理一下这个信息。

  “刚才的幻境相当于一个由中咒者和施咒者思想共同操作的世界。而且中咒者的思想占主要位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都感觉不到是梦的原因,因为梦是按照我们的思想来安排,不会出现不符合我们想法的事情。就是说,你眼里这个人是什么样的,那他在幻境里就会是什么样的。施咒者只是大致的给出了一个幻境的轮廓和大体走向,就可以控制你无法离开幻境。”

  破晓有些不解:“如果说我的思想是主导,那么施咒者要怎么让我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沈谦用左手挠了挠头,才刚碰到就疼的缩了回来。

  “就想一杯水,有80%是你的,但是因为你不是有意识的去引导,所以这80%的水只是白水,他只有20%的份额,可是他是有意识的去改变和引导,就像墨水。你的白水,只能被动的选择被同化,变成他幻境的一部分。”

  破晓靠在甬道的一旁,“那我是怎么出来的?”

  沈谦甩了个治愈术给破晓,“这要问你自己,出来的方法很多。这个幻境的难度在于周密性,如果你是一个思路特别清晰,思想特别严谨的人,可能永远也出不来。”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啊!”千军拍了拍沈谦。在千军眼里,思路清晰,思想严谨,说的就是沈谦这种人。

  沈谦这回学乖了,用右手挠了挠头,“一点小意外。”

  总不能说自己是靠想着如夏来麻痹思想。沈谦脸一红,默默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顾倾城这个时候完全听不懂这三个人的谈话,他就是走进了石门,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没见过的地方,走啊走啊,走到一个带有天使浮雕的石门前,石门对他说了一堆他完全听不懂的话,他也没在乎天使的威胁,直接几剑斩碎了石门。走出来就发现这个大家伙在自己的面前。

  其实这一层的谜题十分的难解。“看似需要用智慧的地方智慧是累赘。”,这一层将这一个定则发挥的淋漓尽着,如果不是出于偶然,像沈谦那种智谋型的玩家,很大的可能性会被永久的留在幻境里面,无法解脱。不过这个幻境也不是真的无解,它的一个优点,也是一个缺点,就是它是同时抽取所有人的思维来做幻境。好处是当有一个人脱离幻境的时候,另一个人就不会再因为同样的原因脱离幻境,就像千军之后的破晓黎明,他的幻境就在千军脱离后做出了修改。缺点也很明显,比如顾倾城,因为顾倾城不知道这个谜题的答案,所以这个幻境对他的威胁相当低。

  这样的一个幻境作为影三层的谜题,确实是有些味道,而且先谜题后怪物的作风也很符合颠覆的思想。

  “好了,大家检查下自己的装备和状态,接下来我们要打boss了。”

  扭头望向那头还在睡觉的庞然大物。

  “下一步应该就是打倒这条夜行神龙,或者说,石像鬼。”

  在远处看的不是很明显,等沈谦等人贴近之后,才发现它灰色的身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双手上的利爪也破碎不堪。那双没办法睁开的双眼上,有的不仅仅是割伤,那些细密的伤口排列成了完全相同的两个图案,像是一种封印。这个夜间的霸主似乎连变成石像的能力都失去了,没有办法恢复伤势,只能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

  “看来他经受过一场恶战。”

  千军也被夜行神龙身上战斗的痕迹所感染,停在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不光是看一个生物,也是在见证一段战争,一段历史。这时再去听它发出的轰鸣声,更像是一种哀鸣。

  “一场艰难的恶战。它眼睛上的伤势咒法师和术士的杰作,看见翅膀上的黑色了吗?那不是污渍,是火系魔导师技能留下的灼热效果,估计烧了两千多年。近战伤口很复杂,大致判断攻击的武器应该有双手斧、细剑、巨剑、匕首、单刃剑、长枪、斩刀,还有的我不认识。如果对方没有武器大师,他至少经受了二十人以上的围攻。”

  说完这一段,沈谦没有催促千军,因为催促也没有用,看似需要武力的地方需要的是智慧,离近一点是为了找寻线索,现在不知道这条夜行神龙的守卫范围,只能看见在他的后面有一个石门,应该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等千军的震撼感消失继续前行,沈谦才开始继续说话。

  “有什么感觉?”

  千军缓步向前,双拳握紧。没有回头,声音颤抖的回答。

  “它是一个战士,一个真正的战士。”